专题详细

林业科技创新“十三五”规划实施

发布时间:2017-06-08 来源:

日前国家林业局颁布实施了《林业科技创新“十三五”规划》,展现出林业科技未来5年的创新发展蓝图。

“十三五”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阶段,也是林业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全面推进林业现代化建设,迫切需要强化林业科技改革与创新,提升林业科技支撑能力;建设生态文明,保障生态安全,迫切需要突破生态保护与修复技术瓶颈;全面建成小康,实现共享发展,迫切需要加快扶贫富民实用技术集成转化;适应经济新常态,实现绿色发展,迫切需要攻克产业升级转型关键技术;提升森林质量,保障木材安全,迫切需要创新森林资源高效培育技术;全面深化改革,创新治理体系,迫切需要加强林业重大战略和政策研究;实施创新驱动,推进科技进步,迫切需要加强林业科技条件能力建设。

总体思路

指导思想基本原则主要目标确定

指导思想: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按照“四个着力”明确要求,落实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深化科技体制改革,推动自主创新、协同创新、制度创新,增强科技供给能力,加快成果转化推广,促进科学技术普及,充分发挥科技第一生产力和创新第一驱动力的作用,支撑生态建设,引领产业升级,服务社会民生,为推进林业现代化、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建设生态文明提供强有力的科技支撑。

基本原则:坚持需求导向,准确把握经济社会发展和林业现代化建设的科技需求,找准主攻方向,强化科技创新,突破关键技术,力争在重点领域取得重大进展。坚持协同推进,统筹中央、地方、企业和社会科技资源,推动产学研紧密结合,强化基础研究、应用开发、成果转化协同发展,实现创新链、产业链和资金链的有效对接。坚持继承发展。发挥传统优势,继承创新成果,稳定支持长周期研究,聚焦科技前沿,拓展新兴领域,加强集成融合,推动创新发展,全面提高林业科技供给能力。坚持人才为先,实施人才强林战略,把人才作为创新的第一资源,强化激励机制,营造用好人才、吸引人才的良好环境,支持科技人员创新创业,激发林业科技创新活力。坚持开放合作,坚持“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加强国际科技合作交流,主动融入全球林业创新网络,吸纳全球创新资源,推动技术和标准输出,以全球视野谋划和推动林业科技创新。

主要目标:到2020年,基本建成布局合理、功能完备、运行高效、支撑有力的国家林业科技创新体系。创新能力大幅提升,创新平台日趋完善,创新环境更加优化,重点研究领域跨入世界先进行列,科技进步贡献率达到55%,科技成果转化率达到65%,为林业现代化建设提供有力支撑。

自主创新能力显著提升。在林木育种、生态修复与保护、森林资源培育与可持续经营、重大灾害防控、资源高效利用等领域取得重大突破,跻身世界先进行列。新增重要科技成果1000项、专利4000项、新品种1000个。

成果转化应用显著增强。林业科技推广和服务体系更加健全,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机制不断完善。林木良种使用率达到75%,单位面积森林蓄积量达到95立方米,主要用材树种材积生长量提高10%以上,主要木本粮油新品种单产提高15%以上,重大灾害测报准确率达到90%以上。

标准化水平显著提高。政府主导与市场自主制定相结合的林业标准体系不断完善,林业重点工程建设实现标准化,林业标准化国际影响力明显增强。制修订林业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1000项,新建全国林业标准化示范区200个、林业标准化示范企业100家,主要林木制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合格率稳定在90%以上。

创新平台日趋完善。创新平台布局更加合理,体系更加完善,运行机制更加优化,支撑保障能力显著增强。新建重点实验室、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生态定位站、区域科技创新中心、长期科研试验基地和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等国家级科技创新平台200个以上。

六项任务

全面提升科技创新水平

“十三五”期间,林业科技实施六项重点任务,着力全面提升科技创新水平,支撑引领林业现代化发展。

任务一:前瞻布局基础前沿及战略研究。针对事关林业长远发展的重大基础理论和关键科学问题开展研究;瞄准生物、信息、新能源、新材料等国际前沿领域,重点研究催生引领行业变革的颠覆性技术;着力推进京津冀生态率先突破、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一带一路”互惠互通、林业现代化发展路径、应对气候变化等林业重大战略研究等,完善林业决策支撑体系。

任务二:重点攻克林业发展关键技术。突破林业生态保护与修复关键技术,森林培育与可持续经营关键技术,为保障国家木材安全、粮油安全,实施森林质量精准提升科技行动;创新林业资源高效利用关键技术,以支撑林业产业绿色低碳发展;研发集成精准扶贫实用技术,通过技术集成、组装配套和试验示范,构建服务精准扶贫的林业实用技术体系。

任务三:加快推进成果转化推广。构建成果信息及交易平台,建立林业科技成果网上对接和交易市场,提供符合行业、地方和企业发展需求的精准科技成果信息;创新成果转化推广服务模式,构建多种形式的林业产业技术创新联盟,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推广。加强林业科学技术普及,营造浓厚的林业科普文化氛围。

任务四:着力提升林业标准化水平。整合精简林业强制性标准,实施“标准化+”现代林业行动,构建布局合理、职能明确、专业齐全、运行高效的林业质检体系,建立林产品质量安全监测制度,积极推进竹藤、木制品、荒漠化防治等我国优势领域标准向国际标准转化,推动中国林业标准“走出去”。

任务五:深入推进体制机制创新。优化林业科技管理机制,完善科技评价机制,强化协同创新机制,优化创新力量布局,建立科研院所、高校、涉林企业高效协同的研发组织体系,培育企业技术创新主体,健全技术创新的市场导向机制和政府引导机制,建设面向中小微企业的公共科技服务平台,促进科技成果工程化和市场化开发,提高企业自主创新能力。

任务六:全面加强创新能力建设。加快创新型人才队伍建设,设立青年科技人才培养专项基金;优化创新平台布局,强化重点实验室、生态定位站、长期科研试验基地、区域科技创新中心等平台的规划布局和条件能力建设,优化布局林业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加强技术服务;推进林业科技国际合作,布局建设一批聚集创新要素的国际林业科技合作基地,提升“走出去”水平。

十大工程

强化林业科技整体实力

林业种业科技工程。重点开展林木种质资源保存与评价研究,完善全国林木种质资源信息系统和收集保存平台;开展主要抗逆生态树种、速生用材树种、珍贵树种、经济林树种、竹类植物、主要观赏植物的育种研究,形成各种技术集成示范。

林业生态建设科技工程。重点开展天然林保育与恢复研究、重要湿地保护与修复、生物多样性保护、重点区域防护林体系构建与调控、退耕还林建设和功能提升、荒漠化综合治理、城市林业与美丽乡村建设、林业灾害防控、林业应对气候变化、生态系统服务功能监测与评估,形成各种技术集成与示范。

森林资源高效培育与质量精准提升科技工程。重点开展以杉木、杨树、马尾松、落叶松、桉树为主的速生用材林,以降香黄檀、柚木、楠木、红松、栎树、桦树和水曲柳等珍贵树种为对象的珍贵用材林,以油茶、核桃、板栗、杜仲、柿子、花椒、仁用杏、油桐等主要经济林树种为对象的经济林,以及竹藤资源、林业特色资源高效培育以及国家储备林建设、森林质量精准提升等关键技术的研究。

林业产业升级转型科技工程。重点针对节能降耗、清洁生产和产品增值等绿色制造技术难题,开展木竹高效加工利用研究;针对林产资源利用效率低、清洁生产程度低等瓶颈问题,开展林产化工绿色生产研究;围绕资源有效供给不足、加工转化成本高等瓶颈问题,开展林业生物质能源和材料开发研究;针对经济林和特色资源开发利用程度低、高价值产品少、产业链短等问题,开展经济林和特色资源高值化利用研究;围绕资源有效供给不足、加工转化成本高等瓶颈问题,开展森林旅游与休闲康养产业发展等关键技术研究与示范。

林业装备与信息化科技工程。针对林业生产机械化程度低、先进装备缺乏等问题,重点攻克营造林抚育、林果采收、木竹材高效利用、林副产品加工、森林灾害防控等装备制造关键技术;针对林业数据挖掘程度低、智能化决策水平不高、林业资源精准预测和监测亟须强化等问题,重点突破智能化林业资源监测、森林三维遥感信息反演及海量林业资源空间信息智能管理等关键技术。

林业科技成果转化推广工程。重点转化和示范推广先进、成熟、实用的科技成果2000项以上,集中优选建立林业科技成果推广示范基地500个;帮扶指导和发展林业科技精准扶贫示范户1万户,使示范户农民增收20%以上;优选建设100个具有显著窗口效应的林业科技示范企业;建立林业科技成果网上对接和交易市场,发布年度重点推广林业科技成果100项,并开展科学普及行动和推广体系建设。

林业标准化提升工程。建立标准化示范区200个,培育和认定国家林业标准化示范企业100家;围绕中国林业“走出去”优先领域,制定中国林业标准“走出去”名录;完善林产品质量监督工作机制,整合构建林业强制性标准体系。

林业知识产权保护工程。健全林业植物新品种权利益分享机制,建立公益性授权植物新品种转化应用的政府补贴制度;建立林业生物物种资源优先保护和分级制度,构建珍稀林业生物遗传资源空间地理信息系统和林业生物遗传资源信息共享平台;形成林业核心技术专利群和重点领域专利池,提高涉林专利数量和质量;建立林产品地理标志保护制度和林产品地理标志产品示范基地。

林业科技条件平台建设工程。创新平台,加强重点实验室、生态定位站、长期科研试验基地、区域科技创新中心等创新平台的建设;转化平台,构建产学研相结合的成果转化平台;服务平台,加强林业科学数据、林木种质资源、森林生物标本、质检中心、林业知识产权、林业转基因生物测试、新品种测试等技术服务平台建设。

现代林业治理体系支撑工程。开展强化林业发展战略研究,科学谋划林业发展的战略目标和实现路径;开展林业重大理论问题研究,为建设生态文明、推进林业现代化提供理论支撑;开展林业重大政策与法律体系研究,构建符合林业可持续发展的政策体系和法律法规体系;开展林业管理体系研究,深化国有林区改革、国有林场改革、集体林区改革;开展生态文明制度体系研究,在管理制度、评价制度、考核制度、公众参与制度等方面进行突破。